翡翠枕头

南派三叔-写

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,牛毛细雨下,汪藏海默默的打开朵甘都指挥使司千里之外发来的急函,外面庭院中的松树散发着清香,沙函骑快马而来,风沙来不及掸干净,都吹落边上的茶碗里,弄的他皱起眉头,身后侍女为他用茶粉搽拭长发,他默默按住了女孩的手。“这打西边来的风沙都沾着几朝的血,不要涂到我的头发上去。”侍女慌张的停手,“汪公是觉得不详么?”汪藏海淡淡的说道:“不,我嫌脏。”——《藏海戏麟》

评论

热度(2)